上海教授遭遇“杀猪盘”2年被骗1500万积蓄耗尽只剩空房

  “2019年度中国媒体十大新词语”有一个看似侮辱却又恰如其分的词汇——杀猪盘,这个名字是诱导受害人投资赌博的诈骗团伙起的名字,在他们眼里,受害者就是“猪”,他们用恋爱交友来伪装放长线“养猪”,等将猪养到最肥的时候,他们就会将其“一刀毙命”,是各种模式混杂前所未有狠毒的一种电信诈骗。

  要问它有多狠毒——中央电视台已经多次曝光,但每时每刻依然有人上当受骗,全国到底有多少起杀猪盘案件也一直无法完整统计,以浙江省为例,2021年前4个月1.18万起电信诈骗案中,杀猪盘诈骗案占比7.84%,且从受害群体学历来看,竟颠覆了大家的认知——高学历人群被骗占比较高!

  上海一对教授夫妇就被骗1500万元,差点连房产都被掏出去了,他们为什么会被骗?事情说到2014年9月,某上海大学的张教授和王教授被引荐认识了一对夫妻——纪某某和宁某,如果仅仅是这样肯定没有下文了,可纪某某和宁某跟王教授所在的学院有合作,砸了不少钱设立了高额奖学金,表现出了成功人士奢豪的一面。

  那张教授和王教授当然不会有任何的怀疑了,两家于是越走越近,2017年已经算得上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了,这时候纪某某和宁某突然透露,表示自己之前帮姨妈做投资,38万元翻到了138万元,又说现在有一个投资,受益一个月20%,筹集了250万元,还差30万,问他们愿不愿意投。

  由于有了3年的铺垫,张教授和王教授根本没有往诈骗上面想,反而是觉得这对夫妇总算是把底盘露出来,这是相信他们,而且还愿意带着他们一起赚钱,又信誓旦旦说哥哥是银监会的,自己的师父是证监会的,有内部消息,还有理财合同是对外签的,收益只有5%,内部人士不签订,因为大额资金会引起注意。

  总而言之是一套套的说辞,听起来还挺像那么一回事,于是张教授和王教授先是投了20万元,后来一个月拿到了10%的收益,又陆陆续续转了几百万过去,包括抛售股票的钱、理财产品的钱、私房钱和女儿的学费,2018年下半年投钱变得吃力之后,他们还游说张教授和王教授贷款、刷银行卡,一直到投进了1500余万元。

  到这里可以说是除了空房子之外,张教授和王教授已经没有任何存款了,且还背负了很多债务,所以他们要求将理财产品取出来还贷,季某某当然不肯,一而再再而三拒绝,说是如果取出来的话,会影响前任的利益,其他人利益损失的话,都要张教授和王教授赔偿,不过季某某可能也是怕事情兜不住,每月都会打点钱给他们还贷款。

  2020年9月过后,一切东窗事发,因为季某某不愿意再给他们打钱了,还屡屡威胁他们,澳门论坛澳门高手论坛!他们一共也就要回360万元,两人这才后知后觉是被骗了,于是报警,季某某和其丈夫,以及还有两人,这个简陋但是胃口奇大杀猪盘团伙被一网打尽,2021年7月该4人被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。

  从他们的所作所为中,以《中华人民共共和国刑法》为根据可知,他这个杀猪盘4人团伙涉及的罪名有“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”和“诈骗罪”,事实上这个团伙不仅仅只是骗了这对上海教授,还注册了公司,收购了3家公司,彼此遮掩且以一家为平台,以高利息为诱饵宣传,公开招投资人,参与非法吸收资金活动。

  这种行为和这个罪名,单位数额在100万元以上的、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对象150人以上的、给存款人造成直接经济损失数额在50万元以上的会追究法律责任;像这个4人团伙属于数额在500万元以上,给存款人造成直接经济损失数额在250万元以上的数额巨大或有其他严重情节,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。

  至于“诈骗罪”,根据数额量刑处罚,数额较大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;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,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;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,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,其中数额较大、巨大、特别巨大的标准参照按当地法律。

  上海市《关于审理诈骗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司法解释》规定单位诈骗10万元以上属于“数额较大”;30万元以上属于“数额巨大”;50万元以上的属于“数额特别巨大”,这4人团伙诈骗数额在1121万余元,属于“数额特别巨大”,量刑起点在十年至十二年有期徒刑幅度内,且犯罪数额每增加五万元,增加1个月刑期。

  当下判决结果还未出来,不过这件事基于人们的警示性却不可忽略,从这些事件中可以看出来,高智商人群也不会在诈骗案中占据更多的优势,因为诈骗团伙往往会以根据人群“量身定做”诈骗套路,任何一个人想要远离这些电信诈骗只有一个办法, 那就是永远不要相信“天上掉馅饼,朋友教赚钱”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